长兴县茶叶重点村调研报告

编辑: 作者:长兴县分联盟 发布时间:2014-06-06 14:37:54 访问次数:

一、调研背景

我县不仅茶文化底蕴深厚,而且茶产业规模和经济效益已处于全省前列,逐渐成为全国产茶强县之一。2012年伊始,通过对各乡镇的初步摸底,我们发现全县共有茶叶重点村(茶园总面积≥1000亩)33个。为进一步掌握各重点村产销现状、特点和政策需求,我们专门设计问卷并直接下发到其中的15个村委会对茶农进行调研,共发放问卷300份(即20份/村),收回有效问卷288份,经认真统计、思考和整理形成此调研报告。

二、结果分析

(一)15个重点村结果分析

1、茶叶收入比重和多元收入渠道

调研结果表明,在受访茶农中,茶叶种植收入占家庭总收入30%-50%者为41%,比重50%左右者为31%,不到30%者为26%,几乎100%者仅为2%。也就是说,种茶收入占总收入超过30%的茶农比例接近3/4。

通过调查,除了茶叶,46%的茶农还从事种树、养猪等其它种植、养殖业作为收入来源,还从事服务业等第三产业与工业的分别为38%和16%。我县虽然工业经济十分发达,但本地茶农兼职进工厂的情况并不普遍,可能与我县现代农业、服务业迅猛发展和新农村建设快速推进有关。

2、加工企业影响和政府扶持情况

茶叶加工企业是茶产业链中与农民种茶关系最为紧密的要素。对于我县茶叶加工企业的逐渐壮大,43%的茶农认为对其种植茶叶基本无影响,认为影响不大、很大者分别为29%、26%,还有2%的不太清楚。针对目前县内许多白茶鲜叶直接销往安吉,我县加工企业亟需打造强势品牌,至少应该在收购白茶鲜叶等方面发挥龙头带动作用。

被问及政府对茶叶生产的扶持力度,59%的茶农认为一般,36%的认为很好,还有5%的不知道。近年来,我县一直在践行工业反哺农业的指导方针,并且在政策和资金上已呈现由种植转向营销的趋势,对于茶产业的扶持只能加强不能削弱。

对于政府扶持茶农的重点,认为是拓展销路、技术培训、茶树良种研发和贷款优惠者分别为31%、29%、20%和20%。由此看来,这四种方式都可能是深受我县广大茶农所欢迎的。

3、茶农种植顾虑和鲜叶去向问题

在种植茶叶过程中,37%的茶农最牵挂的问题是人工工资太高、利润太少,而认为价格波动太大、卖不出去者分别为33%、30%。在笔者看来,茶农在生产环节可能还面临倒春寒、大风等灾害性天气的威胁。

调查得知,55%的茶农到市场出售鲜叶,自己炒制、被加工企业定向收购者分别为33%、12%。一般农户由于受加工技术和销售渠道等因素的制约,最好直接将鲜叶出售。茶农鲜叶被加工企业收购的比重偏小,相对订单农业而言,采摘鲜叶后运到市场销售的风险较大。

4、种茶面积、收入和年数

在调查种茶规模时,43%的茶农种植5-20亩,24%的种植面积小于5亩,15%的种植20-50亩,18%的种植在50亩以上,而已有的统计资料显示,全县种植50亩以上的茶叶基地达317个,这充分表明我县茶叶生产主体数量较大,并且主要集中在5-20亩范围。

对于2011年茶叶销售收入,36%的茶农在1-5万元,低于1万元、5-10万元分别为22%、21%,10-20万元者为15%,20万元以上者为6%。茶农销售收入跟种植规模、茶树品种和种植管理、采摘技术等因素密切相关。

调查结果还揭示,54%的茶农从事茶叶种植已有5-10年,34%的近5年内种茶,9%的种茶已超过15年,只有仅3%的种茶在10-15年。这表明,这些重点村的茶农多半是在2002年以来投向茶叶生产的,面上统计数据也证实,目前的茶园总面积较2002年增加6.17亩,增幅184%。

5、茶园防治病、虫、草害

对于茶园一年的喷药次数,低于5次、超过5次、基本不喷者分别为54%、23%、23%。近1/4的茶农每年在茶园喷药超过5次,其喷药的种类需要引起关注。

对于茶园所喷农药的种类,73%的茶农主要采用生物农药,12%的是化学农药,还有15%的是石硫合剂等其它农药。常见的生物农药主要有百草1号、清源保和鱼藤酮等。另外,笔者于2012年6月参加全国茶叶生产技术体系茶园替代农药效果示范现场会了解到,当前市面上的凯恩、艾法迪和帕力特等新农药对假眼小绿叶蝉、茶尺蠖和螨类等主要害虫的防治效果相当好,并且是低水溶性的。石硫合剂兼有治虫和防病作用,笔者建议茶农朋友在10月下旬至11月上中旬对集中成片的茶园喷一次石硫合剂封园。

茶园没有使用杀虫灯、黄板等无公害防治方法的茶农占到了82%,不知道、不了解的占16%,2%的已经在使用。目前,在生产上流传有茶园杀虫灯既诱杀害虫又招引害虫一说,杀虫灯应用效果可能跟其安装的具体位置等因素有很大的关系。

调查还得知,59%的茶农主要是人工除草,8%的主要喷化学除草剂,29%的人工结合化学除草剂,还有4%的基本不除。包括行距较大的幼龄茶园在内,切记勿使用草甘膦等化学除草剂。

6、茶园施用肥料

对于投产茶园每年施用尿素的量,基本不使用、5-15公斤/亩、15-30公斤/亩、超过30公斤/亩的农户分别为24%、29%、27%、10%。对于复合肥的年使用量,基本不使用、5-15公斤/亩、15-30公斤/亩、超过30公斤/亩的农户分别为4%、21%、43%、32%。据了解,我县的复合肥主要是在11月底左右与菜籽饼混合施入茶园的。

生产实践表明,菜籽饼肥提升茶叶品质主要体现在:一是改善茶叶香味;二是增进原料油润色泽。对于菜籽饼年使用量,基本不使用、低于100公斤/亩、100-200公斤/亩、超过200公斤/亩的农户分别为5%、42%、42%、11%。据了解,我县个别茶场年施入菜籽饼平均在250-300公斤/亩,代表全县亩均年施用量最高水平,其名茶品质的确也是最佳的。

7、种茶经济效益

被问及2011年的平均亩产值,低于4000元者占40%,4000-5000元者占41%,5000-6000元者占13%,6000-7000元者占5%,超过7000元者仅1%。从全县来看,由于存在一定面积的衰老茶园等低产茶园,平均亩产值低于5000元的茶农占较大比例。

因不同树龄、品种和管理的茶园生产成本存在差异,我县平均亩净收入与亩产值情况有较大区别。在平均亩净收入方面,低于1500元者占25%,1500-2500元者占31%,2500-3500元者占27%,3500-4500元者占11%,超过4500元者仅6%。

对于春季鲜叶出售最高价,低于150元/斤者占21%,150-200元/斤者占42%,200-250元/斤者占29%,250-300元/斤者占6%,超过300元/斤者仅2%。我县茶叶特别是白茶头(几)批青叶价格最高,随后尤其是气温升高导致芽叶迅速生长形成的偏大原料价格是逐渐下滑的。今年白茶开采时节,和平镇部分山区因大风天气一些原料被刮伤变红,许多茶场即使加强控采其经济效益仍受到较大影响。

对于春季鲜叶出售均价,低于25元/斤者占7%,25-50元/斤者占6%,50-100元/斤者占58%,100-200元/斤者占25%,超过200元/斤者仅4%。在茶叶特别是白茶大量、集中上市后,部分散户的青叶因种植管理和采摘质量等方面问题价格会偏低,从而使得春季鲜叶出售均价与最高价有一定差距。

8、鲜叶交易市场和干茶销售途径

80%的茶农认为非常有必要在村里建立鲜叶交易市场,12%的感觉还行,6%的明确表示没有必要,还有2%的根本不清楚。由此看来,有选择性地新建和有针对性地改造提升一批鲜叶交易市场有待相关乡、镇政府列入重要议事日程。

对于炒制的茶叶主要销售渠道,64%的茶农是运到集市上卖,26%的直接联系收购商,7%的还亲自经营茶叶店,通过亲戚、朋友销售等其它途径的占3%。在集市上销售的茶叶产品因缺乏品牌实力做后盾,经济效益往往偏低。

在将茶叶出售给收购商时,77%的茶农主要考虑价格,14%的看重收购商信誉,还有9%则在乎收购量。茶农的小农意识比较强,在农业生产活动中通常是直接逐利的,并表现为对价格最敏感。

9、技术来源、培训和掌握技术方式

60%的茶农参加过有关茶叶生产技术方面的培训,36%的听说过但从没参加,还有4%的从没听说过。除了县里组织举办的针对大户和重点基地的技术培训,乡镇特别是村里也需要举办一些针对一般茶农的培训活动,否则,许多茶农在技术培训方面可能会被边缘化。

在种植茶叶的技术来源上,主要是农技员下乡指导、亲戚和朋友、自身经验者分别占37%、32%、30%,还有1%的几乎没有技术。许多茶农在示范带动亲朋好友种茶致富过程中发挥了重要作用,我县也涌现了一大批包括基隆坞茶场杨强华在内的茶叶科技示范户典型。被问及如何有效地掌握茶叶生产技术,提出主要向其他农户学习、自己学习和实践、雇佣技术人员者分别为64%、30%、5%。

10、种茶模式和良种化情况

对于最适合农户的茶叶种植模式,62%的茶农认为是农民专业合作社,30%的提出是个人种植,8%的说是亲戚朋友合伙。农业专业合作社是农业产业化的重要载体之一,一旦运作得好,在推动茶园统一管理、收购茶农鲜叶和增强营销实力等方面的确具有重要意义。

调查中,37%的茶农全为无性系良种茶树,15%的全为老品种茶树,两者差不多者占到48%。加快老茶园改造步伐、不断扩大茶树良种化比重是推进三升一改和茶产业转型升级的必然举措。

在种植的茶树品种方面,主要是白茶(白叶1号)、浙农117、老茶树、龙井43、鸠坑原种与鸠坑早者分别为56%、19%、18%、5%、2%。近年来,白茶受市场推力非常明显,无疑是茶农生产的首选。而紫笋茶适制品种,许多经验人士指出,鸠坑原种(纯度较高的鸠坑群体种)是制作评比茶样的最佳茶树品种,挑制后的外形和叶底十分漂亮;龙井43是制作商品茶的最佳品种,不需精挑细选便具有较好的品质。

11、老茶园改植换种

在是否愿意对现有老茶园进行改植换种问题上,45%的茶农表示视补助力度而定,32%的十分愿意,23%的不太愿意。

在了解茶农不愿改植换种的原因时,主要认为是改后2-3年无收、老品种制茶品质好、老品种抗冻者分别为77%、12%、7%,提出尚无满意的良种等其它主因者为7%。此外,也有茶农提出新老茶园结合生产较好。

12、本土茶文化知晓

探讨茶农对紫笋茶进贡876年、茶圣陆羽写《茶经》、顾渚贡茶院等长兴茶文化史实了解程度,认为相当了解、知道一些和不了解者分别为4%、67%、29%。在白茶产区许多茶农看来,紫笋茶深厚的文化积淀和历史底蕴跟他们、跟白茶根本没有关系,殊不知白茶是长兴紫笋茶系列产品之一,伴有文化的长兴紫笋茶就是我县政府部门一直致力强势打造的茶叶区域公共品牌。

(二)两大名茶重点村的结果分析

紫笋茶和白茶为我县名茶主流产品,二者因茶树品种、种植历史、品质特点等差异在全县都有重点分布区域,现对紫笋茶着重选取徽州庄、金山和顾渚三村、白茶着重选取琛碛、红山和畎桥三村进行简要分析和比较。

1、茶叶收入比重和加工企业影响

紫笋茶区98%的茶农种茶收入占家庭总收入的比重低于30%,而在白茶区,92%的茶农占比超过30%,其中6%的占比几乎达到100%。可以看出,当前白茶助推茶农增收致富的效果相对更加明显。

紫笋茶区53%的茶农认为壮大茶叶加工企业对种植茶叶的影响很大,而白茶区59%的茶农觉得基本无影响,这跟我县紫笋茶龙头茶企数量相对偏少、影响力相对较小等有关。

2、种茶面积和收入

紫笋茶区62%的茶农种植面积小于5亩,种植5-20亩者仅为32%;而白茶区种植5-20亩者为52%,种植20-50亩、50-100亩的茶农分别为18%、14%。由此看出,紫笋茶主要是分散种植,而白茶生产的重要特点之一则是规模发展。

紫笋茶区52%的茶农2011年的茶叶销售收入在1-5万元,46%的低于1万元;白茶区低于1万元的茶农比例为33%,收入在1-5万元、10-20万元的茶农占比均为21%,收入在5-10万元、超过20万元的比例分别为16%、9%。白茶区茶农的收入偏高,主要可能是其规模发展和市场驱动等缘故。

3、鲜叶去向和政府扶持情况

紫笋茶区茶农的鲜叶主要是自己加工和企业直接收购,而白茶区主要是茶农到市场出售,鲜叶价格高、效益好,催生了许多农民农业经纪人,潜在的市场体系在多地自发形成。

紫笋茶区茶农认为政府扶持的主要方向依次是拓展销路、技术培训和茶树良种研发,而白茶区的是技术培训、贷款优惠和拓展销路。长期以来,紫笋茶主要集中在县内销售,并跟生产主体的社会背景和关系网络密切相关,部分农户常存在销路不畅的问题。由于白茶较紫笋茶以规模种植居多,茶农趋向贷款的现象更加突出。

4、茶园喷药和施肥

紫笋茶区71%的茶农茶园一年基本上不喷农药,25%的喷药次数低于5次;白茶区72%的茶农喷药低于5次,22%的喷药次数超过5次。相对而言,白茶(白叶1号)比采制紫笋茶的品种脆弱、抗性差从而易遭受病虫害,防治难度稍大。    

紫笋茶区47%的茶农每年在投产茶园施用尿素量为15-30公斤/亩,33%的基本不使用;白茶区尿素亩施用量为5-15公斤/亩、15-30公斤/亩的茶农比例分别是36%、34%。大体上,投产茶园白茶的尿素施用量较紫笋茶偏低,越来越多的茶农逐渐明白了过度施用尿素会导致白茶白化程度和滋味鲜度下降的道理。

紫笋茶区95%的茶农投产茶园每年施用复合肥量低于30公斤/亩,而白茶区98%的茶农年施用量超过15公斤/亩,其中68%的超过30公斤/亩。很明显,白茶区投产茶园的复合肥用量超过紫笋茶区,复合肥中的钾营养等还是白茶的重要品质因子。

紫笋茶区茶农投产茶园每年施用菜籽饼肥量不超过200公斤/亩,而白茶区菜籽饼亩施用量低于100公斤/亩、100-200公斤/亩、超过200公斤/亩的茶农比例分别为48%、34%、14%。近年来,由于白茶经济效益十分突出,茶农还是愿意和舍得投入的,包括承受菜籽饼的购买和人工施入等方面的成本。

5、种茶经济效益

紫笋茶区茶农2011年平均每亩产值低于4000元/亩、4000-5000元/亩的比例分别为54%、40%,白茶区超过5000元/亩的茶农为26%,其中5000-6000元/亩、6000-7000元/亩、超过7000元/亩的比例分别为14%、8%、4%。通常情况下,白茶比紫笋茶亩产值高,这已是不争的事实。目前,我县许多白茶鲜叶被收购运往安吉、溧阳、松阳等外地加工,如2010年浙南茶区出现“倒春寒”天气,许多茶商纷纷到我县抢购鲜叶,白茶价格一度居高不下。

紫笋茶区和白茶区茶农2011年平均净收入在1500-2500元/亩的比例分别为37%、42%,紫笋茶区还有33%的茶农低于1500元/亩,白茶区还有20%的茶农在2500-3500元/亩。与平均亩产值一样,白茶的平均亩净利润也超过紫笋茶。

2011年春季紫笋茶区茶农的鲜叶出售平均价在四个价格段的比例均在20%以上,而白茶区的在50-100元/斤、100-200元/斤的比例分别为64%和32%,两者存在较大差异。

对于2011年春季鲜叶出售最高价,紫笋茶区在低于150元/斤、200-250元/斤的茶农比例分别为72%、15%,白茶区在150-200元/斤、200-250元/斤的茶农比例分别为51%、40%。

紫笋茶区49%的茶农炒制的茶叶主要是直接联系收购商销售出去,43%的运到集市上卖;白茶区主要是直接联系收购商、运到集市上卖的茶农比例分别为28%、70%。相比之下,紫笋茶似乎更像是我县的一种土特产,市场方面主动出击不够。

6、技术来源、培训和本土茶文化知晓

紫笋茶区农民种茶的技术来源主要是自己、亲戚朋友、农技员下乡指导的比例分别是42%、30%和26%,白茶区的三方来源比例分别为36%、43%和21%,二者有所差异。

紫笋茶区茶农参加茶叶生产技术培训的比例不及白茶区。从图18看出,紫笋茶区茶农对于长兴茶文化史实的了解明显超过白茶区。

三、现存问题

1、对于紫笋茶,茶农种植过于分散,多由茶农自己炒制,加工企业数量不多、规模不大、带动能力不强。紫笋茶区62%的茶农种植面积低于5亩,生产过于分散导致茶园管理不规范和原料质量参差不齐等后果。由于茶农的制茶水平不高、缺乏品牌等因素,紫笋茶品质和经济效益提升空间有限。紫笋茶区53%的茶农认为壮大茶叶加工企业对种植茶叶有较大影响。

2、茶农顾虑有待逐步消除,政府扶持茶农的理念和方式亟需转变,茶农对政府部门组织的技术培训重视和参与不够。茶农顾虑方面,白茶主要是销路问题,紫笋茶主要是担心利润太低。政府扶持方面,白茶主要是技术培训、贷款优惠和拓展销路,紫笋茶则除了技术培训外还要以拓展销路、茶树良种选育和引进等为重点。近年来,市、县、乡镇每年都会举办各类茶叶生产培训活动,让茶农在指定时间和地点听课仍需要各级农业部门做大量的组织、劝导工作。

3、施肥技术有待提升,茶农对老茶园改植换种积极性不高。特别是白茶亩施复合肥的量较高,而菜籽饼的施用量有待增加。茶农朋友太拘泥于眼前收益,忽视了老茶园改植换种后的众多优势,观念急待转变。

4、鲜叶交易市场体系尚不配套、健全,另外,一些茶农特别是白茶种植户对我县茶文化史实了解不多。许多重点村虽然已形成了一些小市场,但都存在着场地简陋、秩序混乱、监管缺位、利益分配不平衡等诸多问题。从长远角度看,茶农通晓我县茶文化史实可能会提升销往县外的茶叶或鲜叶的竞争力。

四、建议或对策

1、组建茶叶专业合作社和培育加工型龙头企业,改变紫笋茶种植和加工的“散、小、弱”局面。通过合作社统一管理茶园、统一采摘和销售鲜叶,通过龙头企业收购鲜叶、加工茶叶和增强辐射带动能力。千家万户炒制的问题紫笋茶,不仅对茶农增收无益,还会逐渐淡化甚至败坏大唐贡品——紫笋茶的声誉。

2、政府出台优惠贷款和拓展销路等方面的扶持政策,部门加强品牌营销引导和名茶特别是白茶生产技术培训。政府研究制定贷款贴息、奖励农民经纪人和到大中城市开办专卖店等政策,继续通过到主销区举办推介活动和参加权威展销会等途径强力打造长兴紫笋茶区域公共品牌,培育富有影响力的企业品牌,还要增强农户依靠科技兴茶和重视培训的意识。

3、茶园管理方面,大力倡导和推行少施氮肥、适施复合肥、多施菜籽饼肥的做法,同时鼓励、扶持和指导茶农对老茶园进行改植换种。氮肥施用过多,白茶白化会受到不良影响。重施菜籽饼肥时混合适量的复合肥。老茶园的改植换种尚不存在明显的技术问题,个别的改种白茶后长势不佳跟管理措施不到位有关。加大对老茶园改植换种的补助,指导茶农采用新老套种、改进肥培管理的办法分步改造老茶园。

4、筹建数个中心鲜叶市场和重点村鲜叶市场,向茶农等生产主体强势宣传我县深厚的茶文化底蕴。在水口、和平、泗安等重点乡镇建立成规模的中心鲜叶市场,辐射带动周边乡镇的鲜叶交易和茶农销售,部分茶叶专业村还可考虑建立村级鲜叶市场。进一步向茶农宣传我县茶文化史实,提高种茶积极性,增强茶叶生产荣誉感,深入推动茶产业发展。

Copyright © 2020 浙江大学湖州市现代农业产学研联盟

    浙ICP备13017938号-1

    浙公网安备 33050202000558号

  技术支持: 创高软件     管理登录

    您是第 1325792 位访问者